愛之谷官方商城,讓你免費操作,施展您愛愛的本領。成人用品,飛機杯,震動棒,仿真陰莖,名器倒模,助勃潤滑等。

免費 片,新手必看

“嫂嫂...呜呜...对不起..都怪杉杉手太笨了.杉杉不是故意的”顾杉眼圈立马红了,泪水像决堤的洪水般涌了出来.不是想陷害我么,哼...先发制人. “贱人.你就是故意的”尖叫一声,罗芸扬起双手就向着顾杉脸上挥过去... 半途被顾落尘大手握住了...“够了...明明是你自己不小心,怪得了谁,不要像个泼妇一样,只会让人觉得反感”顾落尘脸上的肌肉在愤怒地颤抖着,眼睛里迸出火般凌厉的目光. “哥哥,不是嫂嫂的错,是杉杉不小心”少女低声抽泣...脸上犹挂着未干的泪痕. 顾落尘放开罗芸的手,走过去把顾杉拉到怀里轻声安慰. “顾落尘,你很好,居然为了这个贱人呵斥我,你就等着公司董事会的批斗吧”罗芸说完,等着看男人求饶的表情,可是男人对她视而不见,轻声安慰(换妻体验)着怀里的贱女人 罗芸转身就跑出门,连身上的衣服都没来得及换,她要回家找爸爸,等着顾落尘上门求她回去. “哥..哥,嗝...杉杉是..不是很笨”啜泣变成持续不断的低声哭泣,顾杉眼睛紧闭着,用牙咬着自己的唇瓣,想竭力制止抽泣。

   顾落尘大手放在她圆润的肩膀,他微俯下身,两人面对面。

  看到顾杉紧紧咬着唇瓣,粉嫩的嘴唇上面带着血丝,他伸出白净的手,拿拇指轻轻磨着顾杉的小嘴 “妹妹不哭,我的妹妹最聪明了,一点都不笨.哥哥刚才看到了,不是你的错,是你嫂嫂自己不小心的,不哭嗯,乖...”男人一脸的心疼的看着眼前的少女.他的妹妹啊...还是那么善良呢.明明不是自己做错.还要揽在自己身上.真是让人疼到骨子里. “真的?杉杉真的没有做错?”顾杉停止哭泣,带着水光的双眸紧紧盯着眼前的男人 “真的,哥哥何时骗过妹妹”顾落尘双目真诚的看着少女 顾杉破涕为笑,眉眼弯弯,不知想到了什么,笑容满面的小脸,慢慢的怂下来.此刻布满了担忧“哥哥...嫂嫂刚才跑出去了,哥哥去哄哄嫂子好不好”顾杉一脸乞求的看着顾落尘 “没事嗯.她每次生气都是跑回娘家,过几天就回来了,不用担心,况且这次是你嫂嫂做得不对,我们别管她了噢,小公主,快去洗把脸,看看都变成丑猫猫了”顾落尘带着些嘲笑的声音,一脸溺宠的看着顾杉 顾杉跺跺脚,那可爱的小嘴嘟起.瞪了顾落尘一眼“哼...哥哥.讨厌...”转过身后脑上的马尾随着她轻轻的一转身,在空中划出了一条好看的弧线.扫过顾落尘的鼻子,嘴巴.顾杉踩着小碎步,噔噔的跑上楼了 顾落尘伸出骨节分明的大手,摸摸鼻子还有嘴巴,唔.妹妹的头发真柔软,和男人一点都不一样。

  还有一股迷人的洗发水香味.

比赛无法进行下去了……大小通吃茶然而,就在小刀刺向曦巧的脸部的时候,曦巧伸手抓住了她的手臂,随后把手向后一扯,伸出脚向前一绊,邱婉玥的中心整个向前倾斜,而曦巧扭过身则反手把她压在了地上。

  第一百一十七章:轻薄爱莉丝确认收到的信息后,在脑子里整合了一下,组成了完整的话才明白叶秋人要表达什么,连忙在用颜语回应。

  深感觉和浅感觉有了母亲的授意,欣美到子鸿家来显得坦然多了,不坦然的是见到小亮时的茫然,陌生感夹杂着娇羞。

  实在不行,要是信叔,找个时间过来,我帮你调理一下,这可是终身大事,你要想清楚啊。

  倪家的轿车停在了方家院前,方世南在大门处接待着,远远就看到夏疏桐从院子里朝外走过去。

  更何况是自己的子女。

  大小通吃茶对于职业御灵师也说,这只大绿螳螂可能就是个玩具,但对刚踏入御灵学院的学生们来说,就是庞然大物!说要是一般的小孩说不定就吓尿了。

  沈安然今天打算上微博更新一下《问天》的一个番外小剧场,一打开微博,瞬间就被潮水一般的评论和疯长的粉丝数给淹没了。

  什么?!老子哭了!我摸(被同桌用震蛋折磨很爽)了摸自己的脸颊,真的有着泪水。

  恩……难不成不是你的。

  大小通吃茶受伤的小跟班,带着哭腔,虚弱的请求,我真的很疼,我不怪安昀,可是她也不能这样子欺负人。

  该死的家里蹲。

  她看着连滚带爬离开她双腿的我还有划落在她裙摆上带有玲字图案的胖次,整个人都不好了,她真不敢相信平时成熟稳重的她今天居然做出了这样无理取闹的事情来。

  自然,全族的希望,就在这位小小的女孩,和比他大5岁的哥哥身上了。

  何夕会心一笑,他再次变成了一个少年,拥有青春与活力。

  爸爸,怎么了?孟小涵还是睡眼惺忪的问。

  看看,这就是差距,别人林屿怎么学的!你又是怎么学的!物理老师看着他的做派实在气人于是便呵斥道。

  快递小哥这么说。

  深感觉和浅感觉呵!你们也太小看我了吧。

  兮言正襟危坐,细手盖在鼠标上,动作幅度并不大,旁人看来似乎很轻松,其实只有兮言自己知道她到底有多紧张。

  大小通吃茶等到雪和咲晚上回来,游告诉了她们俩这个事儿。

  可阿昆却先说了起来:谢..谢谢你...他没有看向弥雅,而是略微低着头,带着微笑,似乎是在回忆今天。

  是的,事实上我早就把那份羞耻的情书给烧了!而且它应该感谢我,没有把它大卸八块的我真的太仁慈了。

  他慌张的跑回自己的座位。

  但是歌曲总有一天会奏完啊,你再怎么沉沦也不过是一厢情愿。

  

  她,学古典文学的女生,漂亮、浪漫;他,学应用物理的男生,严谨、务实。

  两人不甚相配,但,还是结婚了。

  用她的话说:“在最想结婚的时候,恰好碰见他,也就结了。

  ”  语气里有那么一点点不甘和无奈。

    他却很高兴,娶到这么一个漂亮能干的妻子,简直超出他的预期。

  没事的时候,他会把她和身边熟人的老婆比,然后告诉她结论:“我的老婆是最好的!”  她淡淡一笑,说:“无聊。

  ”  她心底有一个小秘密,那就是,她一直默默爱着另一个人。

  那个人,是她大学时教授古汉语的老师,这份爱情因为得不到,更让人欲罢不能。

  她珍藏着老师手抄给她的词,是陆游的《诉衷情·当年万里觅封侯》,不过将最后一段改成了:此生谁料,心在香山,身老沧州。

  她的名字里,有一个“枫”字,秋天的枫叶是红色的,而香山,以红叶闻名。

  一份感情,要这样曲折隐晦地表达,她看了,说不出的苦涩,苦涩里又夹杂着甜蜜。

    她等,一直在等,青春在等待中溜走,而最终,老师也没能给她一个想要的结局,对她说:“没办法,她不肯离,有孩子啊,没办法……”她决定放手了,她不愿意自己视作生命一样珍贵的爱情,到头来却让老师如此为难和痛苦。

  如果不能和老师结婚,那么,和谁结不也一样?这时候,恰好别人介绍了他,于是,她嫁给了他。

    他一直待她很好,他不会写诗,不懂浪漫,但是,他疼爱她。

  她有关节炎,不能碰凉水,他每天早晨起来,第一件事情,就是打开家里煤气灶的两个灶头,同时烧水,等她起床,家里的5个热水瓶全都灌满了。

    他也包容她所有的爱好,她去看电影,他陪她去,给她拿包、拿水,在她流泪的时候,给她递上纸巾,尽管,他会在旁边的位置上睡着;她去听音乐会,他不想听,就先送她过去,估摸着要结束了,再去接她,什么时候她出来,总能看见他站在门口的身影,从未让她等过1分钟……   还有,他欣赏她,在外人面前提起她来,总是一副自豪的样子:我老婆那菜做得,只要给她尝一尝,她回家就能做得差不离;我老婆那文采,我们家的生活费基本上都是花她的稿费;我老婆那皮肤,天生丽质,从不用化妆品,真给我省钱;我老婆那人,不虚荣,什么名牌都不要,就爱看个书……成天“我老婆我老婆”,搞得别人都很好奇,争相一睹她的风采,发现也不过就是个寻常人嘛。

    最后她也有点儿不好意思了:“你别这样夸我,多不好!”他头一扬:“怎么了?我夸老婆还不让?”她被他那副理直气壮的样子逗笑了,说:“瞧你那傻样!”  有时候她会想,这个世界上,看我哪儿哪儿都觉得好的人,对我提的任何要求,都会当作一件大事想办法去满足的人,大概就只有他了。

  他真的是一个很好的结婚对象,温厚、忠诚、人品好、会疼人,只是曾经沧海难为水,她总是不自觉地会拿他和老师比,和老师之间那种心有灵犀的默契,那种精神交流的酣畅,那种欲说还休的情愫……和他,从未有过。

    也因此,她对他,似乎总是淡淡的样子,热情已经用尽,剩下的,只是和一个实在庸常的男人,平淡安静地相守。

    他们婚后有了一个可爱的儿子,儿子是她的心肝宝贝,也和她最亲,会勾着她的脖子说:“妈妈你要慢慢地长啊。

  ”她问:“为什么?”儿子说:“你要是长得快,和我长得一样快,那我长大了,你就老了,就死了,所以妈妈,你要慢慢长,等我长大,我不想让你老,让你死。

  ”儿子这样的话,总让她有一种要落泪的感觉。

  他也对她说:“我知道,你在儿子心目中的位置是无可取代的,我只希望,我在你心目中,也有一个小小的位置,不会被别人取代。

  ”   她也问自己:会吗?不会的。

  她回答自己。

  儿子是她的命,她怎么能让儿子的世界坍塌(是男人就把她搞大),而他,这个善良而无辜的男人,她怎么能伤害他?  日子就是这样慢慢过下来了,而对老师的思念和怀想,似乎成了一种背景,一回头总能看到,又似乎是一个港湾,心很累的时候,她会允许自己花上一点时间沉浸在回忆里,和老师的点点滴滴,甜蜜又苦涩的感觉,那样熟悉又遥远……她把这种回忆,当作给自己的一种奖励。

    有一天,她突然接到老师的电话,老师告诉她,妻子前不久病逝了,儿子也出国了,他现在是一个人。

  又问她:“你现在过得好吗?”又问她:“这个周日你有时间吗?我们见个面吧!”她顿时心乱如麻,脑子里一片空白。

  有多少次,她想过和老师重逢的画面,现在真的要来了,她为何却是这般的胆怯。

    她的脸色一定有些变样了,他关切地问她:“怎么了?”她说:“没事,一个老朋友,约周日聚一聚。

  ”一连几天她都是魂不守舍,他让儿子多陪妈妈:“你妈妈看起来有心事呢。

  ”  周日那天,她去赴约,不过才隔了将近十年的光阴,她的老师,怎么老成这样了?一个干瘪的木讷的小老头,让她觉得陌生,那个在课堂上妙语连珠挥洒自如的老师呢?难道只是出自她的记忆?还是,她的记忆美化了老师?  有一些东西在心里坍塌了,她有些后悔:真不该来的。

  又有些释然:来了也好,十年的忘不掉放不下,也到了该了结的时候。

    她和老师在街头告别,说再见,说再见的同时,她心里已经清楚:不会再见了。

    儿子打电话来:“妈妈,你什么时候回来,我和爸爸等你吃晚饭呢。

  ”她原本被抽空的心蓦地一热:“妈妈这就回,等着啊!”在这样的时刻,能有一个温暖的家可以奔赴,她突然对这一切充满了感激。

     到了家所在的路口,她远远就看见了他拉着儿子的手,正在等她。

  她加快了脚步。

    晚上,两个人躺在床上,她突然对他说:“你知道我今天去见谁了吗?”  他翻了个身,打了个哈欠,说:“太晚了,先睡吧。

  ”  她说:“你不想知道吗?”  他没出声,她看了看他,他发出轻轻的鼾声,已经睡着了。

  她在心里叹了个气,摇摇头:唉,他就是这个样子,粗线条大心眼,没办法。

    他的脸埋在枕头里,悄悄地笑了——其实,他知道的。

    他知道的,在结婚的那一天,他去接她,花车经过音像店,传出一首歌:“……因为明天,我将成为别人的新娘,想你想你想你,最后一次想你……”她的泪水突然就掉了下来,那时候,他就知道了。

  还有,她的沉默、失神、怅然……他都知道,那是因为什么。

  但他从来没打算就这个问题去和她弄个一清二楚——因为一旦说破,那他就得拿个态度出来:你已经嫁给我,就不能再想别人了,如果你再想别人,我就……就怎样?发怒吗?伤心吗?离婚吗?而依她的性子,百分百会这样接招:是的,我想着另外一个人,我一直爱着他,我对不起你,我们离婚吧!离婚?和这么好的一个老婆?他才不干呢!即使她的反应不会这么激烈,但,她心里会别扭吧?他心里也会别扭吧?总是这么别扭,积累在一块儿,对婚姻也是有杀伤力的。

  很多东西,一旦说破,就收不回来,就坐实了,就再也无法抹去了;而如果不说,为对方留有余地的同时其实也是为自己留了余地,相信时间的力量,就像大风经过之后的沙丘,一切都被深深掩埋,没留一丝痕迹……   那么最好的方法,就是装作什么都不知道,就是好好对待她,让他对她的爱,让她对儿子的爱,结成一条坚不可摧的防线,一点点挤走她心里的那个秘密,直至不露痕迹地全面占领她的心。

    夫妻间的很多问题,就像皮肤上出现了一小块破损,有一些,是癌症前期,需要马上去解决,越拖下去越严重;有一些,只是简单的擦伤,你不去碰它不去管它,慢慢地,它自己也就好了,如果你时不时总去挠它一下,那它总也好不了。

    是的,在他们婚姻的很长时间里,她都想着念着爱着另一个男人,那又怎样?重要的是这个女人嫁给了他,一直和他生活在一起,是他儿子的母亲,他们有一个温馨和睦的家庭,没有什么比这更重要的。

  而且,他在心里狡黠地笑了一下——他知道他媳妇那人,眼里容不下沙子,做不了什么出格的事儿,也就是,在心里想想而已。

    今晚过去,她大概想也不会想了,他心里涌上了一些怜爱的情绪:这女人真是傻啊,为了一份校园里的感情,心心念念记了这么多年,这不正说明她的纯粹和长情吗?我没有看错人,这样一个女人,是值得好好珍惜和守护的,就让她以为我什么都不知道吧,没有任何心理负担地生活,好在,都过去了。

  他轻轻呼出一口气:明天,将会是新的一天了。

  

“啪!”脸上一阵火辣辣地痛。

  楚雪湘竟然打了我的脸!“你们过份了!”我企图挡住楚雪湘的手,不料手一伸,碰到了软软的一团,手条件反射地立马给弹了回来。

  “呀,敢摸我!”楚雪湘杏目圆瞪,“他竟然敢摸我的胸,清清,快按住他的手!”“我不小心碰到的!”我急忙解释道,刚才真不是有意的。

  “可恶!”楚雪湘哇哇大叫,“清清,帮我抓住他的手!”林清清赶忙上前来抓我的手,我本能地反抗,没想到又碰到了她的胸。

  才碰到她的胸,林清清呀地一声,忙朝后闪。

  “这浑蛋反天了,尽吃豆腐!”楚雪湘愤怒之极,马上一巴掌朝我的脸上甩了过来。

  我不想再被她凌辱,眼疾手快,抓住了她的右手。

  楚雪湘的右手被我抓住,左手马上又朝我脸上扇过来,我又把她的左手给抓住了。

  “混蛋,快放开我的手!”楚雪湘双手动弹不得,更是愤怒不已。

  “我不放!”我当时不会傻到放开她的双手,让她来扇我。

  被气愤冲昏了头脑的楚雪湘开始愤怒地用屁股拍打我。

  “啪——”楚雪湘那富有弹性的屁股狠狠在拍在我的小腹之下。

  我虽然被啪得有些疼,但是她内面什么都没有穿,那种销魂蚀骨的滋味让我瞬间热沸腾了起来。

  “啪——”楚雪湘又用屁股狠狠地拍了我一下。

  这一次,我不听控制地揭竿而起了!“啪——”第三次被拍,我已经怒不可遏,一柱擎天了!而楚雪湘正拍我拍得起劲,浑然不觉她屁股下的我已经剑指苍穹了。

  “混蛋,竟敢袭我们的胸,去死吧!”楚雪湘又将屁股抬起,然后狠狠地朝我拍了下去……“啪——”随着楚雪湘的屁股狠狠地拍下,我顿时沦陷在一片温柔之中,全军覆没,被她彻底吞没了……那种被紧紧地包裹住的滋味实在太爽了,让我浑身一颤。

  楚雪湘也是浑身一颤,瞬间就懵逼了。

  ……一旁的林清清见到我和楚雪湘全都怔住,一动不动了,她有些惊讶地问道:“你们俩怎么不打了?”“呀——”楚雪湘回过神来,尖叫一声,如坐针毡般从在我身上弹了起来。

  “啵!”一声犹如拔红酒塞子的声响响了起来。

  “痛死我了!我痛死我了!”楚雪湘捂(性插故事)着屁股,不停在在床上跳动。

  “雪湘,你怎么了?”林清清惊讶地问道。

  “那混蛋居然捅进了我的屁股!”楚雪湘又羞又怒地吼说。

  “……”林清清顿时也是懵逼了。

  我没想到,刚才杀将进去的,竟然是楚雪湘的后庭,而不是前面!楚雪湘愤怒之极,又朝我扑下来,不停地用拳头打我的脸,一边打,一边吼:“叫你捅我,叫你捅我,我打死你,打死你!”刚才完全是她咎由自取,是她用屁股拍击我而造成的意外,怎么又怪我了?我一怒之下,抱住楚雪湘的腰,一个翻滚,将她压在了身体之下。

  楚雪湘的身子非常柔软,压在她身上,非常舒服。

  “走开!”楚雪湘涨红了脸,想推开我。

  但是,被我压在身下,岂能说走开就走开的?我紧紧抓住她两只手让她打不到我,腰下死死顶着她的腹部,令她不能动弹。

  “清清,快把他拉开!”楚雪湘气急败坏地大叫。

  林清清赶忙来拉我,但拉了好几下,我纹丝不动,反而将楚雪湘压得更紧了。

  “打他的头啊!”楚雪湘叫道。

  林清清果然拿起枕头朝我的头打来。

  为了不让楚雪湘再出鬼主意,我索性将嘴对着她的嘴唇贴了上去。

  “呜——”楚雪湘下意识地闭上了眼睛。

  真他妈的香甜啊!好美的一吻!这是我跟楚雪湘的初吻,没想到,竟然是在这种情况下。

  楚雪湘挣扎得越来越厉害,两只脚也不断朝我身上踢,我索性身子一动,下面顶在了在她的双腿间。

  全身的流血陡然加速,沸腾澎湃。

  我暗暗用力,在她双腿间不断施压。

  “啊……”楚雪湘突然呻吟了一声,两颊绯红,犹若桃花。

  “砰砰砰!”突然传来一阵沉闷的敲门声。

  我一愣,敲门声是从林清清与楚雪湘房间外传来的。

  林清清与楚雪湘显然也跳了一跳,两人都停了下来,我们相互盯着对方看了两秒,时间仿佛停止了。

  林清清面红耳赤,颤声问:“谁啊?”“你俩够了,继文刚走,你俩就在里面疯狂,是想气死我吗?”门外传来陈满光极为不满的声音。

  林清清与楚雪湘相互吐了吐舌头,林清清说:“我们知道了。

  不吵了,睡觉了。

  ”楚雪湘瞪了我一眼,沉声道:“还不放开我?”我依依不舍地放开楚雪湘。

  林清清与楚雪湘从床上走了下来,各自弄着自己散乱的头发。

  “还不回去?”楚雪湘继续拿眼瞪我。

  我感觉胯下粘粘地,刚才,一时兴奋,受不了楚雪湘的玉体诱惑,尽然谢了!男人一谢静如佛,我也觉得不好意思再在这房间呆下去,只得爬出窗回到了我的房间里。

  去洗了个澡,换了一条内裤,感觉清爽了很多。

  躺在床上,我辗转反侧,刚才实在是太刺激了,令我眼前尽是那旖旎香艳的画面。

  “那个张小北,太可恶了!”听到楚雪湘说道,“竟然当着你的面想搞我!”“嘿嘿,你不是想要人搞你吗?如愿以偿了吧。

  ”林清清幸灾乐祸地道。

  “屁屁屁,我是想你给我破处,不是他,好吧?”楚雪湘生气道,“现在以来,我一点心情都没有了。

  ”“是不是你说他是废物,他才搞你的?”林清清问。

  “谁知道他呢。

  搞得我都湿了。

  ”楚雪湘话中满是抱怨。

  “湿了?不会吧?”林清清十分惊讶,“那你那儿有没有什么反应?痛不痛?”“他没进来,怎么会痛啊?就是有种——奇怪的感觉。

  ”楚雪湘愤愤地道,“那浑蛋,竟然捅我屁股,实在变态!”我不想再听下去,要是听着听着身体又来了反应,那团火恐怕不好灭。

  第二天,才刚朦朦亮,我们就被陈满光叫醒了,催促我们去收玉米。

  楚雪湘趴在床上没起来,我和林清清各挑着几个蛇皮袋子极不情愿地朝陈家玉米地走去。

  “都是你,害我这么早来收玉米!”林清清边走边抱怨,还不时摸摸后臀,走路也不太稳。

  “你怎么了?”我问。

  “不是被蛇咬了一口吗?现在还疼。

  ”林清清秀眉紧蹙。

  我朝她浑圆的后臀看了看,很惊讶昨晚她跟楚雪湘在疯闹时怎么一点也不喊疼。

  “对了,昨晚为什么要偷看我们?”林清清生气地问。

  “不是你和我表姐吵得太凶了吗?我想来看看是怎么回事,谁知道你俩竟然……”“哼!”林清清白了我一眼,加快了步伐,将我甩在了后头。

  到了玉米地后,我们便提着蛇皮袋去瓣玉米。

  林清清才瓣了一点点,将蛇紧袋一扔说要去解手。

  我瓣了一阵后,发现林清清一直没有回来,好奇过去一看,好浑蛋,竟然在玉米地里睡着了。

  她下面穿一件休闲裤,上身是一件白色衬衫,侧身躺在玉米苗下,一眼望去,丰满的胸部现出两处雪白来,像是两只呼之欲出的小白兔。

  衬衫往上提了一截,露出平坦的小腹,甚至还能看见粉比色内内裤头。

  最是这犹抱琵琶半遮面的风景吸引男人。

  我的身体竟然有了反应。

  这时候还早得很,村里人一般没有起来,如果我跟林清清在这儿来一发,不会有人知道。

  我咽了咽口水,慢慢朝林清清走去。

  谁知刚到她面前,她就睁开了眼睛。

  “怎么偷懒了?”我怔了怔,问。

  “什么偷懒?人家没睡醒好不?”她撒娇般地说道,然后闭上眼睛继续睡。

  见她那说话的模样,倒显得挺可爱。

  我打消了刚才那龌龊的念头,继续去瓣玉米。

  一直瓣到九点钟,太阳出来老高,陈满光才给我们送饭来。

  吃完饭,叫我们顶着太阳继续瓣玉米。

  “真是个周扒皮!没良心!”林清清瞪着陈满光远去的背影叫骂。

  阳光火辣,实在受不了,我和林清清双双坐在路边一棵大松树下休息。

  林清清的俏脸红通通地,胸口也敞得老开,摘了一片树叶边扇风边埋怨。

  “这个时候本小姐本来可以在家享受空调的,就因为你,害得我现在要在这儿晒太阳!”“也不能怪我。

  要是你让我来二次,就不会出现那种情况。

  ”听多了林清清的抱怨,我这时心里也很恼火。

  “还二次,你就是个废物,让你来十次八次你都不行!”林清清白了我一眼。

  “那要不试一试?”我朝林清清胸口看了看,那片雪白似乎也因为热气有些绯红。

  “想得美!”就在这时,一辆小车开了过来,灰尘斗乱,我和林清清赶紧捂住了鼻子。

  “要死啊你!”林清清朝车骂道。

  小车立马停下。

  车门打开,从车上左右走出来一男一女。

  


爱之谷官方商城

https://www.braceletmakeronline.xyz/twa.aspx?136.html

https://www.braceletmakeronline.xyz/twa.aspx?7396.html

https://www.braceletmakeronline.xyz/twa.aspx?2286.html

https://www.braceletmakeronline.xyz/twa.aspx?3712.html

https://www.braceletmakeronline.xyz/twa.aspx?4883.html

https://www.braceletmakeronline.xyz/twa.aspx?5966.html

https://www.braceletmakeronline.xyz/twa.aspx?906.html

https://www.braceletmakeronline.xyz/twa.aspx?691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