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之谷官方商城,讓你免費操作,施展您愛愛的本領。成人用品,飛機杯,震動棒,仿真陰莖,名器倒模,助勃潤滑等。

口爆,新手必看

房间内,何洁掀起半边衣服,拿着药膏在上身涂着。

  可以清楚地看到那处肿起了一大块红色。

  这是她今天在地里干活的时候,让蜜蜂蜇到了。

  她手法轻柔,修长的玉指在那处轻轻掠过。

  可她没有发现,房门外有一双眼睛正在直勾勾地盯着她。

  门口的孙斌看着何洁的前面,不停的咽着口水。

  何洁是他嫂子,今年25岁,拥有漂亮的脸蛋,洁白的肌肤,高挑的身材,让人看了忍不住想犯罪。

  两年前,孙斌得父母和哥哥在一场意外中去世了,只留下他和嫂子。

  他受不了刺激,变成了傻子。

  嫂子为了照顾他,不顾娘家人得反对,留在了他家。

  可就在前阵子,孙斌摔了一跤之后,脑子正常了。

  他想告诉嫂子,又怕嫂子知道他正常后会离开他改嫁,所以瞒了下来。

  尤其嫂子把他当小孩一样照顾,让他发现当傻子真好。

  房间里,何洁还在涂着药,那流露的风景,看的孙斌呼吸越来越急促,身体也有了反应。

  他想了想之后,直接推门走了进去。

  “啊!小斌你怎么进来了?”何洁抬头看到孙斌进来,神色一慌,赶紧用手护在了前面。

  “嫂子,小斌看到你这里肿了,是不是很疼呀?小斌帮你摸摸,摸摸就不疼了。

  ”孙斌一脸心疼的指着何洁前面,直接走过去,伸出了手。

  “小斌,嫂子自己……”何洁下意识的想拒绝,但是孙斌已经和小孩子一样把她的手拉了下来,轻轻抚摸着她的伤口。

  “好软!好舒服!”那温热,柔软的手感让孙斌口干舌燥,不着痕迹的加大了一点力度。

  “嗯……”何洁这些年一直都没有过男人,此时突然被孙斌碰到她这么敏感的地方,让她忍不住闷哼了一声。

  孙斌没想到嫂子这么敏感,这一声不仅让他心痒痒的。

  他脑子里一转,一脸心疼和关切的对何洁说道:“嫂子,小斌是不是弄疼你了呀?小斌帮帮你吧。

  以前小斌疼的时候,妈妈帮我亲亲就不疼了。

  ”说完,他也不等何洁反应,张开嘴就凑了上去。

  “小斌,不……”何洁想要阻止,但是传来的感觉,让她感觉有一道电流划过身体,又酥又麻,舒服的差点叫出了声。

  “嫂子,好点了吗?”孙斌亲了几口之后,抬起头,一脸关心的问道。

  “好多了,谢谢小斌。

  ”何洁不忍让孙斌担心,点头说道。

  “嗯,那小斌再帮嫂子弄一下就可以全好了。

  ”孙斌说完后一口凑了上去。

  “嗯…”何洁在他强烈的刺激下,忍不出发出了声。

  独守空房多年的她,已经好久没有体验过这种感觉了,心底的渴望此时全被孙斌给撩了起来,让她情不自禁的抱住了孙斌的头。

  过了片刻,她最终还是没忍住心里的冲动,对孙斌说道:“小斌,嫂子另外一边也难受呢,你帮下嫂子吧…”孙斌点了点头,对着另外一边凑了上去……“唔…”何洁发出满足的声音,一脸的陶醉。

  她双手下意识的抓住孙斌的脑袋,仿佛只有这样才可以得到满足。

  孙斌乐了,没想到嫂子这么主动,动作也是越来越大。

  何洁满脸绯红,双眼渐渐迷离,被孙斌刺激不行。

  孙斌也越发难受,起了反应,还触碰到了她的身体。

  “啊……”这突如其来的触碰,让何洁发出一声满足的哼叫。

  那里传来一阵阵感觉,让何洁一脸痴迷的低头往孙斌那处看了过去。

  多年没尝到荤味的她有着那么一点冲动,想用手去抓那个东西,然后给自己好好的排解一下。

  越是这么想,何洁那里更加难受了,身体不自觉的有了动作。

  孙斌看到何洁的变化,心底乐开了花。

  他很想占有她。

  可是他不敢,他怕自己的一次冲动让何洁永远的离开他。

  “嫂子,你的腿怎么了,是不是下面哪里也不舒服啊?让小斌也帮帮你吧。

  ”(比尔.盖茨后来成为橡树了吗?)孙斌抬头看了一眼何洁,然后就伸手准备去脱何洁的裤子。

  “啊?”何洁心里一惊。

  此时的行为,已经让她感觉很羞耻了。

  要是让孙斌碰她那里,她怎么对得起她死去的丈夫。

  “小斌,嫂子的腿没有不舒服,现在去给你做饭。

  ”何洁神色慌乱的看了眼孙斌,红着脸跑出了房间。

  空荡的房间里只剩下孙斌一人,他有些懊恼自己太急了。

  很快嫂子做好了午饭,招呼孙斌出来吃饭,因为刚才的事,气氛异常的尴尬。

  午饭后两人去了地里干活,到了傍晚的时候下起了瓢泼大雨。

  两人也没带雨具出门,跑到家之后已经淋成落汤鸡。

  孙斌的起居生活一直是何洁在照顾,她怕孙斌着凉,也顾不得自己身上湿哒哒的,赶紧帮孙斌找了套干净的衣服裤子。

  “小斌,赶紧把衣服脱了换上。

  ”何洁把衣服递过去之后催促道。

  孙斌接过衣服,发现何洁身上的衣服几乎成了半透明的,看得他喉咙发干,瞬间就起了反应。

  何洁看到了孙斌的变化,一时愣在了原地。

  孙斌心生一计,直接把身上的衣服脱的干干净净。

  “啊……”何洁看到突然暴露在视线里的东西,又羞又急,“小斌,你怎么在这里脱衣服!”“嫂子,不是你让小斌赶紧脱掉的嘛。

  ”孙斌撅着嘴,一脸委屈的说道。

  何洁一时无言以对,特别是看到孙斌委屈的样子之后,心马上就软了下来,“那你快点穿上干衣服。

  ”说完之后她就转过身去,但是眼睛却忍不住的往孙斌那里瞟。

  她已经好几年没看过男人那里了,只是偶尔在夜深人静的夜晚幻想一下来排解自己。

  此时突然看到,她感觉自己对那事有了渴望……“嫂子,我穿好了。

  ”突然,耳边传来了孙斌的声音。

  何洁发现自己居然看着孙斌那里失神了,脸色红的要滴出血来,也不敢看孙斌,直接到厨房做饭去了。

  转眼就到了晚上,外面依然在下着雨,还伴随着轰隆隆的雷声。

  孙斌躺在床上回忆起白天发生的美好,怎么也睡不着。

  这时,房门外隐约传来一阵女人断断续续的声音。

  孙斌翻身下床,循着声音走到嫂子的房门口,声音也变得清晰起来。

  “小斌,给我,给我,嫂子想要……”孙斌听到这是何洁的声音之后,身体一震。

  看来嫂子是白天受了刺激,晚上最终还是忍不住,开始自己动手解决了,而且还叫着他的名字。

  孙斌从门缝里一看,嫂子的床挂了蚊帐,什么都看不到,只听到一阵阵的叫声。

  他听的心里抓狂,想了想之后,伸手敲了敲门,“嫂子,快开门。

  ”“小斌,怎么了?”房间里传来何洁有些慌乱的声音。

  孙斌没有说话,过了一会儿,门开了。

  此时的她呼吸依旧有些急促,穿着一条素色的睡裙。

  她白皙的小脸上染着诱人的绯红,前面的头发被沁出的细汗粘在了额前,媚态横生。

  孙斌咽了咽口水,然后一把撞进了何洁的怀里,在她的上身不停磨蹭。

  “啊!小斌,你这是干嘛?”何洁忍不住闷哼一声,然后推开孙斌。

  “嫂子,打雷,小斌怕、小斌要和你一起睡。

  ”孙斌一脸害怕的看着何洁。

  何洁本想拒绝,但是看到孙斌有些瑟瑟发抖的样子,心有不忍便答应了下来。

  孙斌眼底闪过一抹坏笑,跟着何洁走到了床边。

  何洁先爬上了床,可是还没坐稳就又吓了一跳:“小斌、你脱衣服干嘛?”“睡觉呀,小斌每次睡觉都要脱光光的呀,嫂子你怎么不脱?是不是要小斌帮你?”孙斌装傻,然后指着何洁的衣服就要动手。

  何洁大羞,一边躲闪一边安慰道:“小斌你先睡,等会嫂子自己脱。

  ”何洁看孙斌没有纠缠了,心里松了口气,可是紧接着孙斌就抱上了她,整个人睡在了她的怀里,脑袋更是枕在了她胸口。

  “嫂子,小斌抱着你睡就不怕的打雷了。

  ”孙斌装作软软糯糯的说道。

  何洁虽然有些不适,但是又不忍心拒绝。

  毕竟这是第一次和老公以外的男人睡在一个床上,还是一个光着身子的男人。

  “嫂子,你身上好香呀!”孙斌的脑袋死死的贴着何洁,一股淡淡的体香传来。

  “小斌,听话,快睡!”何洁刚刚自己解决到一半,被孙斌敲门打断,本来身体就难受。

  此时听到这充满刺激的话,让她更加难受了,尤其是孙斌说话的时候,那喷薄出的热气时刻在刺激着她。

  

“嘴上真不老实!”刘二花说着话,手动了一下,略带挑逗的指了指罗虎的裤裆:“你那不会也是马马虎虎吧?”“说啥呢!怎么会马马虎虎,你试试不就知道了!”刘二花的话不停的撩拨着罗虎,罗虎一个转身,将她抱住,双手肆无忌惮的在她身上游走了起来。

  “你就不能轻点!”刘二花被罗虎弄得气喘吁吁,身体都软了,她瞪了罗虎一眼,她吐气如兰,指了指身后的布帘子。

  “好,好!!”罗虎压低声音,手上却是没停止动作,解开了刘二花身上的白大褂,眼珠子差点掉在了地上。

  因为刘二花那一对,实在是太大了,而且很是挺拔。

  刘二花看到罗虎的表情,自豪的笑了两声:“怎么了,看傻了?以前没见过这么大,这么好看的?”“没,没…”罗虎一边说着,一边咽了下口水,手慢慢的贴了上去,轻径的摩挲着,今天他弄了两个极品女人,真是走了桃花运了。

  “你说,是我的好摸,还是她好摸?”刘二花忽然道。

  这突如其来的问题,让罗虎不知如何作答。

  刘二花说的她,当然指的是崔寡妇。

  她脑子里想了半天,这才缓缓说道:“姐,你说啥呢!我咋听不懂呢?还有谁?”“少装了,我又不是看不出来,还看不明白你和崔锦是咋回事啊!”崔锦就是崔寡妇的大名,这女人的眼睛真毒,一眼就看出了罗虎和崔寡妇之间的端倪!可罗虎知道,这事打死都不能承认啊,这一说出来岂不是被她抓住了把柄?“姐,你想哪儿去了,就是我脑瓜子蹭掉了点皮,她把我送这儿来了,你想的都是啥!我看你这人的思想不纯洁啊。

  ”罗虎笑着道。

  “好,是我多想了,好吧?”刘二花当然不相信。

  为了不让事情在继续乱想,也为了堵住她的嘴,罗虎直接趴在了她身上,她不安的动了几下。

  过了一会儿,刘二花的身子慢慢软了下来,再也没了刚才的模样,她深深的被罗虎的技术所折服,全神的享受着罗虎的挑逗。

  “刘医生,咋这么长时间啊,罗虎到底有没有事儿啊?”崔寡妇突然在外面开口,吓得罗虎一阵哆嗦。

  “崔寡妇,你急什么,还得等会儿,你以为这是跑肚拉稀啊!”刘二花假装平静的说道。

  “真的?用不用我叫镇上的大夫过来看看?”崔寡妇在外面回答。

  刘二花听完后,脸色不由得变了变:“不用了,一会儿就好,那个缝合伤口的线不够用,你能不能去我家取点?线就在我家桌上!”说完后,她顺着布帘底下扔出去一串钥匙。

  明摆着,她这是想支开崔寡妇,想和罗虎单独相处。

  崔寡妇大概没想到罗虎和刘二花会这么大胆,所以只说了声“那等着”,就捡起钥匙离开了。

  刘二花的家离卫生所不算近,以崔寡妇走路的速度,来回起码也得半个小时。

  听见钥匙叮叮当当的声音越来越远,罗虎开始不安分起来。

  他的手从刘二花略显宽松的白大褂下摆探了进去,直接按在她平坦的小腹上,然后慢慢的向上移动。

  刘二花脸上顿时露出一丝荡漾的神采,她眼神迷离的看着罗虎,双唇微微张开,那风骚的样子,看得罗虎一阵兴奋。

  伴随着手上的揉搓,她肿胀得燥热难耐,粗鲁的将刘二花的白大褂向上掀开。

  “你,你…你咋这么厉害,姐都快受不了了。

  ”刘二花满脸绯红,双眼直勾勾盯着罗虎某个地方。

  “当然了,还有更厉害的,要不要瞧瞧?”罗虎得意的回答,双手依旧不停动作,刘二花那傲人之处,在我的手掌之中变幻形状,那手感,别提多爽了。

  “难怪崔寡妇看你的样子是那样的…我感觉得出来,她一定很喜欢你,你和她之间的关系,别人看不出来,但是我能看出来。

  ”刘二花抿了抿嘴,有些嫉妒的样子。

  见她这般模样,罗虎顿时觉得好笑,这女人跟他还没咋地呢,竟然就吃起别人的醋来了。

  “那你喜欢我这样对你吗?”罗虎坏笑道,刘二花那弹性,那手感,跟崔寡妇比起来绝对是不逞多让,不愧是还未出嫁的年轻闺女。

  “你坏死了,那还用说吗?人家…人家都快受不了了。

  ”刘二花扭着身子,脸色变得潮红了起来。

  面对如此尤物,罗虎突然想到要是把她拍下来放到”狼牙”上去直播会怎样?那些在上面给我刷汽车、豪宅的饿狼不是最爱看这种画面么?越浪越荡越真实他们就越嗨,票子自然哗啦啦的跟着来。

  想到这里,我赶紧停手,然后去掏手机。

  “虎子,你干嘛?别停呀。

  ”见罗虎突然撤手,刘二花不满的转过身来,很显然,刚才罗虎对她那样,她是很享受的,当见到罗虎手上的手机时,她的脸上顿时闪过一丝兴奋。

  “你也喜欢整这个?”“这…姐别生气,我不是想偷拍,我只是看你背影太美,想留个纪念。

  ”“喜欢就多拍几张,想要姐摆什么姿势都行。

  ”刘二花看了看窗外:“不过我怕时间来不及,待会崔寡妇要是回来了可不好,要不回头去我家?”我了个去的,罗虎本来还怕她会生气,看这情形想必这女人还挺喜欢别人拍她这副模样的。

  “你家?去啊,晚上一定去,不过现在,我可等不及哦。

  ”罗虎坏笑,继续动作了起来,刘二花尖叫一声,然后就呻吟起来,很满足的样子。

  事实上罗虎已经打开软件拍摄,刘二花享受的全过程都被直播在了”狼牙”上。

  罗虎这个人虽然色,但是不是很坏,手机拍摄的时候,没对着头,因此,网上看直播的人,只要不是对刘二花很熟悉的,就不知道这个女人到底是谁。

  崔寡妇回来前,罗虎和刘二花已经收拾好战场,刘二花继续装模作样的给罗虎处理伤口。

  “你怎么一身汗?”趁着送缝合线的机会,崔寡妇探进头来,没想到一进来就发现罗虎的异样。

  “疼…处理伤口疼的。

  ”罗虎赶忙编着谎话。

  崔寡妇将信将疑的看了罗虎一眼,接着又看了看刘二花,很显然,她轻易就发现了蛛丝马迹。

  更让罗虎担心的是,刘二花竟略带挑衅的朝崔寡妇轻蔑一笑,吓得他赶紧转过头,装作什么也没看见。

  让(两个粗大同时在我体内)罗虎意外的是,崔寡妇什么都没说,反倒温柔的拿纸巾替他擦汗,随后又守在边上摆出一副不走的样子。

  刘二花毕竟不像崔寡妇那样敢拉下脸,见她这次摆明了要在边上监督,只好帮罗虎缝好伤口了事。

  走的时候,刘二花追到了门外,匆匆把一小瓶酒精塞到罗虎手里,又趁着崔寡妇不注意悄悄道:“晚上我家没人,别忘了来我家拍照,想怎么样都行。

  ”说完,她妩媚的笑了一下,就转身返回卫生所去了。

  刘二花走后,罗虎愣了下神,冷不丁手臂被人揪了一下,不重,但有一点点疼,原来是崔寡妇。

  “虎子,你可不能这么没良心,这么快就被别人勾引走了。

  ”崔寡妇很是不满地道。

  “我草,她竟然也看出来了,这女人的心果然都很敏感。

  ”罗虎心中一动,嘴上却是道:“不会的不会的,你放心,我只是想多找点赚钱的机会,这钱赚了自然少不了你的份。

  ”“真的?”“当然是真的。

  ”“那你刚才和她…那个了?”罗虎没想到她会这么直接,一时间支支吾吾的不知怎么回答好。

  见罗虎不回答,她又问:“那拍了吗?”罗虎只好点了点头。

  


爱之谷官方商城

https://www.braceletmakeronline.xyz/twb.aspx?886.html

https://www.braceletmakeronline.xyz/twb.aspx?1956.html

https://www.braceletmakeronline.xyz/twb.aspx?5617.html

https://www.braceletmakeronline.xyz/twb.aspx?6290.html

https://www.braceletmakeronline.xyz/twb.aspx?1136.html

https://www.braceletmakeronline.xyz/twb.aspx?1399.html

https://www.braceletmakeronline.xyz/twb.aspx?5502.html

https://www.braceletmakeronline.xyz/twb.aspx?1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