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之谷官方商城,讓你免費操作,施展您愛愛的本領。成人用品,飛機杯,震動棒,仿真陰莖,名器倒模,助勃潤滑等。

無 修正,新手必看

“退婚?这么缺德的事你也干得出来?要是那蛇妖生气了怎么办?”杨羽的意思很明确,我是不同意退婚的,退婚可不是我的目的哦,要是这傻二狗爹知道这杨羽这么阴险,做婊子还想立牌坊,估计想杀了杨羽的心都有。

  “下周我亲自去,彩礼也不要了,顺便带点东西,已示诚意,大师觉得如何?”傻二狗爹一脸迷茫。

  “嗯,不错,我看你儿子的邪气也快渐渐散去了!”杨羽刚一说完,那村妇就跑出来大喊着:“老爷,傻二狗好了,红疹都退了,真是邪门。

  ”“哎呦,你真是大师啊!晚上一定要留下来吃饭!”杨羽是百般推谢,终于把饭局给退了,但心情一下子轻松了下来,回头看看送别的傻二狗爹,心中暗自窃喜:把你给卖了,你还帮我数钱!至于下周傻二狗爹会不会来退婚,其实杨羽心里还是没有十足的把握,但刚才的一场戏,杨羽感觉自己是演得天衣无缝,这多亏了事前的信息收集,才敢这么大胆赌一把。

  人生,到处都是赌博!天色已近黄昏,夕阳西下!杨羽加快了爬山的脚步,这村子又没什么旅馆,借宿还真不习惯,于是还是决定连夜赶回去。

  可杨羽的脚步显然没有太阳西下的速度快,这刚到山顶,天竟然真的黑了。

  完了,这不是又是迷路的命?杨羽拿着手电筒照着路,路越来越小,越来越不清楚,更郁闷的事,这荒山野岭,漆黑一片,没有一丝的人气,静得可怕。

  杨羽几次想晚上出去走走,小姨都告诉他,别往后山走,那里有山鬼,杨羽每次都会呵呵一笑,感觉非常幼稚。

  可自己真的独自一人,在这片大自然中时,也感觉到丝丝的寒意。

  黑夜的大山,谁知道隐藏了些什么?杨羽深深得吸了口气,发现自己不敢往前走了。

  前方右侧竟然是个坟墓,农村还是土葬,很显然这个坟墓里面‘住’了人,杨羽用手电筒照了照,咽了口气,白天他还敢走,但是晚上,一个人,荒山野岭的。

  “有什么好怕的,这世上又没鬼,我是受过高等教育的人!不过等等,我印象中,我过来时,没有看到过这座坟墓啊,难道?”杨羽连自己都记不清了,杨羽一口气走了过去,头都不敢抬,总感觉坟墓里有双眼睛在盯着他。

  可刚过了坟墓,前面一片杂草,竟然没路了。

  “我咧了个去,我就不该感夜路,我逞什么强!”杨羽后悔了。

  深处荒山深山中,没有方向,没有路,甚至连手电筒的电随时都可以用光,怎么办?杨羽一片迷茫。

  只好拨开杂草,循着点方向,一点点往前走!就在杨羽快绝望的时候,前方出现了些许灯光,杨羽擦了擦眼睛,以为自己看错,或是鬼火,可定睛一看,真的是灯光啊,就像抓住了根救命稻草!兴奋得往那光点处跑去。

  这里算不上村庄,六七户人家的样子,还开着灯。

  杨羽往理自己最近的那户人家走去,绕过树,拨开杂草,发现这里是房屋的后院,后院很黑,杂草丛生,屋内照出微弱的灯光。

  杨羽刚要起步进后院,些许哗啦啦的声音传入耳朵,杨羽循着声音望去,发现在院子左侧漆黑中有个人影,仔细一看,竟然是个女人正在淋澡。

  靠,这农村怎么到处都是春色啊!杨羽兴奋了,躲起来偷看。

  那女人背对着自己,正拿着水管往身上淋,身子丰满,胸前只看到边缘,臀部却是看得清清楚楚,两股很深。

  就在杨羽兴奋之时,屋内又走出来一个女孩,这个女孩看起来才十四岁左右,关键是,她也是裸着身子的。

  “郭美,来,妈妈给你洗洗!”原来是一对母女。

  郭美?杨羽觉得这个名字很熟悉,但是班里没有叫郭美的女孩子啊。

  倒也不管,继续偷看母女两一起洗澡。

  这小女孩几次转身,杨羽还是看清了。

  “妈妈,草丛里好像有人?”那女孩子眼就是尖,人也敏感,杨羽刚才只是蹲累了,先站一下,竟然就被这女孩子给发现了。

  那村妇一看,还真是个人,喊了声:“谁?谁在偷看人家洗澡呢?”说着,急忙拿起衣服挡在了自己和郭美的胸口和屁股前。

  杨羽知道自己露了馅,知道再躲下去也没意思,硬着头皮站了起来,很不好意思的说道:“我迷路了,路过这里,想借宿一晚,不知道可以不?”杨羽也不敢走过去,怕他们误会,何况自己偷看在先,万一她家里的男人冲出来打自己一顿,那也是要被白打一顿的,谁让自己没理呢。

  “那你先进屋吧!”谁知道这村妇不仅相信了杨羽的话,还请他进屋了。

  杨羽反而有点惭愧,自己偷窥人家,人家还这么好对自己。

  这点农村和城市又有很多的区别,农村邻里之间,或是碰到陌生人,都是很信任,引用一句话那就叫因为信任,所以简单。

  而城里人却完全不同,他们没有安全感,有戒心。

  杨羽松了口气,晚上总算有着落了,可走进母女一看,发现这村妇竟然就是白天那帮忙扛树的村妇。

  “是你?”“是你?”两人几乎异口同声的惊讶道。

  杨羽觉得这世界太小了,更是印证了自己的座右铭:帮助别人就是帮助自己,没想到这村妇帮了自己两次大忙。

  “杨老师?”可惊讶的事还远远不止如此,杨羽竟然听到这女孩子喊他杨老师,可杨羽对她一点印象都没有,难道就以为这女学生赤裸就不认识了?杨老师愣在那里。

  杨羽愣了半天硬是没想起来。

  “我是郭美,上初一,你上周还教我们体育课呢,告诉我们运动有益身体,尤其是跟我们说”郭美说着脸都红了起来。

  杨羽这才恍然大悟,原来是自己体育课的一名学生,这初一初二一个班级,三十来号人,二十来女生,才上了一次,杨羽自然没什么印象,只记得当时说,爬山起蹲可以练提臀,让屁股更翘的话,谁知道这郭美还记得自己。

  杨羽有些尴尬,因为今天穿得实在有点寒酸,大大坏了自己大帅哥的形象。

  “原来还是小美的老师啊,快进里屋吧。

  ”村妇可从来没见过什么老师,她一直希望自己的女儿能有所出息,因为从这爬到浴女村上学,那还真不是一般的远。

  杨羽急忙点了点头,顺便偷偷看了眼那村妇,却发现这洗干净了的村妇哪里还是白天那般模样。

  郭美的妈妈洗干净了身子,看起来年轻多了,三十五左右,原来盘起来的头发也挂了下来,还带着卷儿,虽然遮住了大部分关键部位,但是整个身体的皮肤身材还是看的很清楚,风雨犹存啊,比城里二十几的姑娘还要年轻。

  屋内非常节俭,一进来就是厨房,那叫锅灶,压根不是城里烧的煤气炉,那都是烧的柴火,旁边摆了饭桌。

  左边是个房间,黑漆漆的,啥也看不到。

  “我叫赵迎,(被同学压在教室做了)你就叫我迎姐吧。

  ”赵迎从黑乎乎的房间走了出来,已经换上了干净的衣服,整个人都清秀了起来,这可比城里的少妇要漂亮多了。

  而郭美却是从外面进来,不知何时穿的衣服,这让杨羽很奇怪。

  “我叫杨羽,你也可以叫小羽。

  对了,迎姐,你老公呢?怎么没看见他?”杨羽好奇的问。

  “他?”赵迎欲言又止。

  “我爸爸去外省打工了,一年到头都不回来。

  ”郭美坐到了灶后,倒替妈妈回答了话:“家里很久没来男人了。

  ”“小孩子懂什么,你个乌鸦嘴!”赵迎急忙训斥道:“杨老师还没吃晚饭吧,我下碗面给你,你等等啊。

  ”杨羽这才知道,原来迎姐是留守妇女,突然想起,自己曾经也当过留守儿童,心一下子疼了起来,无比的同情,留守家庭的生活那是心理和生理的双重考验。

  而杨羽也发觉,自己已经饿过了头,肚子都没了知觉,只好嗯了一声。

  赵迎又从里屋拿出了一堆面条,从碗柜里抓出一把青菜,灶上的天花板上割下了一块腊肉,就开始烧起来。

  郭美今晚却显得很开心,因为在她眼里,这个家已经寂寞很久很久,算下来,已经一年没来过什么男人,虽然她还不是非常懂男女的事情,但是模模糊糊也是知道些事的。

  杨羽见郭美烧柴熏得一脸黑烟,急忙过去帮忙,这锅灶小时候也都是这样烧过来的,一点都不觉得稀奇。

  郭美抬头看看妈妈,发现妈妈面露笑容,郭美已经很久没见妈妈这样发自内心的笑过了。

  “妈妈,杨老师今晚是睡我们家的吧?”郭美不知道怎么问出这么个问题。

  杨羽愣了下,这个问题,他确实没法回答,因为自己确实来求宿的。

  “是啊,你晚上跟妈妈睡,杨老师去你那睡!”赵迎边炒着青菜说道。

  “不要,我一个人,杨老师跟妈妈睡!”杨羽一听,惊呆了,这娃子也太懂事了。

  抬头看了看赵迎,赵迎正一脸尴尬,急忙解释:“你小子乱说什么呢?”“今晚杨老师和妈妈睡哦,今晚杨老师和妈妈睡哦!”郭美喊得更响了更起劲了,虽然她还不是完全明白男女之事,但是她几次半夜被妈妈的呻吟声吵醒,好几次,看见妈妈躺床上,手伸到腿下面,折腾来折腾去,郭美自然明白这代表什么,可爸爸不在家。

  如今,杨老师的出现,一下子让郭美高兴起来,因为妈妈今晚不用一个人了。

  “别喊了,被人听见的,快停!”赵迎已经急了,收留杨羽过夜本来就很容易招人流言蜚语,还这宝贝这折腾,万一真有人路过,那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好了,快别喊了,你晚上一个人睡可以了吧?”赵迎发现拿女儿一点办法都没有,只好先应付下来。

  杨羽还没吃过这么好吃的农家面,也许是饿过头了,整整吃了两大碗。

  赵迎和郭美母女俩看着杨羽狼吞虎咽的样子,逗得他直乐。

  “真好吃,以前没吃过这么好吃的面呢。

  ”其实杨羽不知道,这点腊肉,母女只有在过节的时候才炸上一点点,满足下嘴馋,平时都舍不得吃,这一下被杨羽吃了一大块,虽然心疼,但这点腊肉换快乐,母女俩觉得很值得。

  “杨老师如果爱吃,就经常来吃吧,我妈妈一定欢迎。

  ”这郭美的嘴巴就是甜。

  “好啊!到时吃光了你们家的面条可别哭鼻子!”杨羽当然乐意来了,这留守妇女这么好的机会偷情,但他心里很清楚母女两的生活必然很艰苦,偶尔过来帮点忙也是好的。

  “你啊,别缠着杨老师了,杨老师还要洗澡呢,快去写作业,睡觉。

  ”赵迎准备还是先把这小鬼头给打发走,不然不知道会说出多少让她尴尬的话。

  郭美调皮得吐了吐舌头,就往外面跑去,接着听到爬梯子的声音,杨羽才知道,原来外面有架木梯,可以爬到二楼,而郭美的房间也在赵迎卧室的正上方。

  “我去给你找些我老公的衣服,你要不将就点穿吧?”迎姐解释着。

  “不,不用了,我不习惯穿别人的衣服,内裤就更不习惯了。

  ”也许穿下衣服还可以,但是要穿他老公的内裤杨羽宁愿裸着。

  赵迎一听,也觉得给老公的内裤穿不太合适,也就随杨羽去了:“要不我先铺下床,等下你直接进被窝,然后我帮你把衣服洗了,明早也许就能干!”杨羽嗯了一声,就往后院走去。

  农村的夜晚本来就是要冷许多,何况这是在山顶,那就更冷了,杨羽将自己脱了精光,就淋起水来,奇怪的事这水竟然是温和的。

  赵迎在里屋铺着床,而杨羽就在里屋窗户的正对面赤裸着身子冲澡,已经整整一年没有碰过男人的赵迎心里自有有所想法。

  不过,让杨羽和赵迎都没有想到的事,二楼的郭美却悄悄的探出了脑袋,目不转睛的盯着下面杨羽的身体看,而从她那个角度看过去,杨羽的整个身子看得清清楚楚,自然也包含那里。

  这让对未知性世界充满好奇的郭美来说,无疑是革命性的,因为哪怕一年前,她才开始发育前,她对这些东西还是没有丝毫的兴趣,哪怕从自己的房间可以直接看到里屋下爸爸压在妈妈身上肆虐的场景她都没任何兴趣,可是一年前,她发现自己的身体开始变化了,胸前慢慢发育,下而开始变化,但是最重要的事,她发现抚摸那里会让自己很舒服,这抚摸那里这事是今年无意中从妈妈那学过来的。

  洗完澡,整理了下头发的杨羽又恢复到了之前帅气的模样,所以当赵迎在里屋看见杨羽那么帅气的出现在自己面前时,深怕自己忍不住扑过去,夺过杨羽手上的衣服和内裤就匆忙奔出了房间,杨羽还一头雾水。

  而在杨羽的头顶上,一双眼睛,从头到尾跟着杨羽的移动而移动,这里屋的灯光比起外面就亮太多太多了,郭美很清晰的看到杨老师那东西。

  杨羽冷得急忙钻进了被窝,可这时,他才发现,这房间里哪有地铺?分明就只有一张床!迎姐没有铺地铺吗?迎姐这么主动跟我睡一张床?杨羽觉得自己最近的桃花运有点多,昨晚跟紫舒大干了半小时,都磨疼了,没想到那么紧。

  而迎姐整整一年未行房事,饥渴是能理解的,毕竟是这个如虎的年纪。

  正上方的小美熄了灯,趴在地板上偷窥着下方,这地板可是木头的,下方可没水泥这么高级的东西。

  之前小美在木板间挖开了个小缝隙,可以完全看见正下方妈妈的房间,心中有股强烈的刺激感,连她自己都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喜欢上偷窥这点事。

  其实这时最紧张的应该是赵迎了,赵迎不是故意不铺地铺的,而是实在拿不出像样的棉被了,家里那是真的穷啊。

  出门打工一年多的老公一点消息都没有,甚至没寄回家里一点钱,赵迎实在是坚持不下去了,扛树这种活连壮汉都不敢去,可她明早还得四点起来扛树到隔壁镇,可有什么办法呢?总不能带着小美到处乞讨吧。

  结果赵迎越想越气,一肚子苦水哗啦啦的都涌了出来,眼里都是泪,她恨不得趴到杨羽身上大哭一场,杨羽的突然到来,给了她一丝的安全感和依靠。

  赵迎洗好了衣服,挂到了右边的屋檐下,回了屋,锁了门,熄了厨房的灯,低着头尴尬的进了里屋,关了门,拉上了窗帘。

  正不知怎么跟杨羽解释时,杨羽倒先开了口:“迎姐扛了一天的树,回来还给我烧面洗衣服,应该很累了吧,早点休息吧,这山顶比山下冷多了,两个人挤挤还更暖和,如果迎姐不介意的话?”没想到杨羽这么简单的一句话却让赵迎心里听了暖烘烘的,还有人关心她,而且还主动帮自己回避了尴尬。

  赵迎毕竟是第一次背着老公跟其他男人一起睡,总感觉有点对不起,可一想起自己是个女流之辈,有正常的七情六欲,谁让老公一年都不回家呢?赵迎还听说,出去打工的村民还常常组织临时夫妻行房事,谁知道自己的老公是不是和村里的陈娟在外也是这样呢,当时他们俩可是一起去的,搞不好他们俩也正在做那事呢。

  赵迎找了一堆说服自己的理由,可第一次跟其他男人睡还是有些紧张。

  赵迎从衣柜里找出件睡衣,无非就是宽大点的衬衫而已,说道:“杨老师能关下灯吗?我要换下衣服。

  ”赵迎说得很轻。

  “站那多冷,进被窝换吧,我已经暖和床了。

  ”杨羽很有诚意的说道。

  赵迎一想也对,自己本就怕冷,就畏畏缩缩的爬上了床,也不敢看杨羽。

  杨羽拉了拉床头的灯,房间里顿时漆黑一片。

  小美发现啥也看不见了,一阵失望,就爬回了被窝。

  赵迎轻轻地爬上了床,脱下裤子,伸进了被窝,接着脱去了衣服。

  杨羽中感觉到迎姐赤裸的身体,两人都感觉到彼此那急促的呼吸。

  正当赵迎找着衬衫准备穿的时候,杨羽双手抱了过来,将迎姐直接抱进了被窝。

  

“真的是你。

  ”白薇脸色有些复杂,莫名苦笑了一声,说:“当时我吓坏了,没看清你长什么样子,事后也因为某些缘故,所以没能当面感谢你,所以……你特地来找我?”“找你?”我失声冷笑,“你想多了,我只是来这上班而已,没想到老天有眼,竟然让我碰上你。

  ”白薇似乎松了一口气:“既然是巧合,那……我应该认真地向你说声谢谢,感谢你当初救了我。

  ”“呵呵,你觉得一句感谢就够了?”白薇从办公椅上起身,从价值不菲的名牌包里取出一张银行卡,递到我跟前:“这张卡里有一百万,算是我给你的补偿。

  ”“补偿?”我感觉一股热血直冲脑门。

  白薇以为我嫌少了,脸色变得冷淡起来,又拿出一张银行卡,“这张卡里有四百万,一共五百万,感谢你那天救我。

  ”我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愤怒:“别跟老子提钱,有钱了不起吗,老子白坐了三年牢,你特么拿怎么补!”“你别血口喷人,我什么时候害你坐牢了?”白薇显得很愤怒,同时又被我的话吓到。

  “呵呵,白总您当然不记得。

  ”我怒极反笑:“在我把那死胖子打伤以后,您死活不肯出面给我作证,害我坐了三年牢!”白薇神色一滞,嘴里喃喃着,“不可能,我还让家里人去找你,他们说你拿钱就走了……”白薇的话彻底燃爆了我的怒火,“钱钱钱,你特么是从钱缝里生出来的吗?”我用力扯开衬衫,露出了在监狱里练就的一身肌肉。

  “你要干什么?”白薇一惊,不由自主地往后退。

  我缓缓走近她,指着胸口那几块醒目的伤疤,一字一顿地说:“看到了吗,这些伤疤是我刚进号子的时候,里面的牢头用烟头在我身上烫出来的!”白薇怔怔看着我胸口,以及上身数十道狰狞的疤痕,脸上流露出动容之色。

  紧接着,白薇走到一边,拿出手机打了个电话,在跟她的家人求证我坐牢的事,不一会儿竟然争吵起来,措辞激烈,显得很愤怒。

  挂了电话,白薇犹豫了一会儿,最终抬起头,咬着嘴唇说:“对不起,当时我家人骗我说你没事,没想到害你坐牢……”说着,她竟然向我弯下那条纤细的腰肢,语气诚恳道:“对你这三年造成的一切损失,还有身体……精神上的损害,我都愿意补偿!”“补偿,怎么补?”我冷笑不已。

  这一次白薇没有直接说钱,“你可以提,只要我能办到的,都可以。

  ”我没有说话,而是冷笑着靠近她,两手抵在墙上把她夹在中间,近在咫尺看着她那张漂亮得有些过分的脸蛋。

  “你,你想干嘛,你不要乱来……”白薇紧张地小口喘气,呵出女人独有的芬芳幽香的气息扑在我脸上。

  不得不说,白薇是我见过所有女人里,长得最漂亮,身材又火爆的。

  这一刻,我突然有了某种报复冲动,想要在她这副近乎完美的身体上疯狂发泄,在她痛苦愤恨的迷离目光中,释放我积郁三年的憋屈。

  “你是说只要你能办到的,都可以吗?”我冷笑着。

  白薇一愣,下意识点点头。

  “那好,你自己趴墙上半小时,这事儿就算结了!”“你要做什么?”白薇一愣,俏脸突然发红。

  “白总您这是明知故问么。

  ”我呵呵一笑:“当然是跟您进行某种神圣而古老的运动,相信我,你会爱上这种运动的。

  ”白薇的脸色一阵红白交替,眼神犀利得几乎能杀人,带着我很讨厌的鄙夷和冷漠。

  “痴心妄想!”我笑了笑,“不(美女半夜情欲高涨,夹逼自慰)是白总您自己说的都可以吗,我不要钱,就只能委屈您趴半小时白墙了。

  ”白薇冷哼了声,我突然将膝盖顶进她的腿间,吓得白薇身体一颤,张嘴就要喊救命。

  就在这一瞬间,我低头吻住白薇的唇,在对方近乎杀人的目光下,贪婪地攫取这女人的甜美和芬芳。

  吻罢我松开抵在墙上的手,退了几步,扣上衬衫,看着仿佛劫后余生,胸口仍剧烈起伏的白薇。

  “既然白总您不舍得趴白墙,我总能先收个利息,亲个嘴吧。

  ”“你……”白薇愤怒,俏脸红得跟染布一样。

  “滚出去!”她忽然一指门口,用冰冷且不容置疑的语气说道:“你被解雇了,你这种流氓不配进我们公司。

  ”我淡淡一笑,“白总,我跟您的帐还没算完呢,您现在无权解雇我。

  ”临走前,我还嗤笑她,“白总您的吻技真不咋的,亲得我嘴都疼!”身后传来白薇的怒吼声,我拉开办公室门大步走了出去。

  我走到楼梯间,拿出香烟点燃,一边抽,一边思考后面怎么办。

  白薇算是被我得罪死了,可我不在乎,这女人为了自己的脸面,害我白坐三年牢,我没正面强了她已经仁至义尽了。

  可以预想到,白薇后面肯定会换着法儿地刁难我,在烟雾缭绕里,我忽然想到,如果现在向她狮子大开口拿钱走人,我或许可以开始新的生活。

  可在监狱里的三年狗屎生活,让我不想轻易放过这个女人。

  我摇头自嘲着,不知从什么时候起,我变成了曾经自己最讨厌的那种人。

  手机屏幕忽然亮起,来了条新信息,没想到是前女友发来的:秦川,我给你银行卡存了五万,你拿着好好照顾自己,我要结婚了。

  手机从掌心滑落,我捂着脸把头埋进膝盖里……良久,我骂了一句草泥马的爱情,起身朝白薇的办公室大步走去。

  我决心不走了,就留在这里天天恶心这女人!我来到白薇的办公室门口,稍微平息了心情敲门,听到里面传来“请进”的声音后,推开门走了进去。

  白薇坐在沙发上正在休息,看到进门的是我,那张漂亮的脸蛋瞬间冷了下来:“你还进来干什么?”我控制着自己的情绪,淡淡地说:“白总,我是来向你报到的,从今天起,我就是你的助理了。

  ”白薇皱起眉头:“我不是说了吗,你被解雇了。

  ”“抱歉,我刚签了劳务合同,在没有严重违反纪律,没有损害公司利益的情况下,你不能随意解雇我。

  ”“我会让人事部单方面解除你的合同,并按规定给你一定经济补偿,你走吧。

  ”“如果白总非要做那么绝的话,也行,我会去找董事会,或者找几个记者,告诉他们,你三年前害我坐牢,如今又无故解雇我。

  ”“你……”白薇愤怒地从沙发上站起来。

  我依然很平静:“难道我说的不是事实吗?”白薇没说话,只冷冷盯着我。

  良久,她终于缓缓开口:“你到底想要干什么。

  ”“我只是想好好地工作挣钱。

  ”我平静地说道。

  “我可以给你钱,足够弥补你这三年的损失,但你要离开。

  ”白薇的语气也变得很平静。

  这次我没有气愤,反而顺着她的话笑道,“行啊,白总要是给我一百个亿,我保证立刻消失!”“一百个亿,你也未免太高看你自己了!”白薇讥讽地看着我。

  “怎么,白总您连一百个亿都不值吗?”我反唇相讥,“我敢说,要是您竞拍自己的初夜,肯定有人舍得掏钱。

  ”“你到底想怎么样?”白薇成功被我激怒,连呼吸声都变得粗重了。

  “要不,您还是陪我睡一晚好了。

  ”“你做梦!”白薇脸色铁青。

  “那就没得谈了,我先出去工作了。

  ”我淡淡笑了笑,然后转身往外走,一边接着说:“白总,我只想好好工作而已,别老想着赶我走,光脚不怕穿鞋的,我不介意跟你彻底撕破脸皮杠到底。

  ”说完,我拉开门走了出去。

  白薇的办公室外面有个助理办公台,原来的助理应该还不知道白薇要解雇我,正整理东西等着和我交接,然后就可以升迁去别的岗位了。

  我客气地和她打了招呼,开始交接,主要是些营销资料和白薇的工作行程安排。

  没多久,交接完了,原助理去跟白薇打了声招呼就走了。

  白薇没留她,也没有找我。

  没过多久,一个人事主管找我去了一趟,劝我辞职。

  我毫不犹豫地拒绝了。

  人事主管苦劝几次无果之后,脸色变得很不好看,一言不发地盯着我看了很久,最终不耐烦地挥手让我离开,并没有直接单方面解除合同。

  显然,白薇不敢做的太绝。

  

“干……干啥?”李达有些不敢相信。

  “让你过来你就过来,磨蹭什么呢!是不是想我告诉你师父啊!”李达一听这个,赶紧跑了过去,站在了翠花嫂子面前。

  一股芬芳的迷人香气扑面而来,李达下意识的深吸了两下,顿时有些意动,心驰神往。

  翠花嫂子两手捂着胸前,下身藏在水下,好像很满意李达被自己吸引,调笑道:“你想不想看看我手里捂着的地方啊?”李达看着指缝间,露出的白皙皮肤,呆呆的点了点头。

  翠花嫂子嘴角勾起一抹弧度,媚眼如丝,娇声道:“那你说一句好听的来。

  ”李达挠挠头,憨厚的笑了笑:“翠花嫂子,你真漂亮。

  ”翠花嫂子一阵白眼,但还是慢慢将手放了下去。

  一对雪白饱满立刻显现了出来,高傲挺拔,弧线圆润饱满,显得十分俏皮可人。

  李达的目光好像要喷出火来,很不得直接贴上去,身体都变的有些僵硬,下身早已抬起了头来,好像是翻身农奴要把歌唱。

  “好看吗?”翠花嫂子的声音变得柔和,甜美软糯。

  李达机械的点了点头,不愿意浪费一丝的目光,努力的压抑着内心的熊熊盛火。

  “想摸摸吗?”李达猛然间抬起了头,有些痴呆的问道:“可……可以么?”翠花嫂子回以甜甜的一笑,浮现出两个浅浅的酒窝,并没有说话。

  李达慢慢抬起胳膊,有些颤颤巍巍的将手放了上去,这是他十八年来,第一次摸到女人的身体,内心忐忑之余,更多的是惊喜兴奋。

  仿佛无师自通一般的,李达双手覆在那白皙柔软的饱满之上,手指微微发力,感觉那舒服无比的手感。

  渐渐的,他开始整只手轻柔的握住,慢慢的揉动,手上传来一阵柔软滑弹的感觉,奇妙舒适。

  翠花嫂子已经微微闭上了眼睛,静静的享受着,一股电流般的感觉袭遍全身,酥酥的,麻麻的,好像骨头都要变软了一样。

  她的白皙藕臂也慢慢环住了李达,像是在鼓励着他多用点劲儿。

  手上的动作不停,李达的嘴巴缓缓靠近,覆盖在了翠花嫂子的双唇上,开始索取着。

  翠花嫂子的纤细手指,也情不自禁的下滑,摸到了李达隆起的帐篷。

  十八年来一直孤寂的腰间巨剑,第一次被女人握住,瞬间变得更加凶猛狰狞,好像已经迫不及待的要挣脱出来。

  李达发出一声嘶吼,紧紧搂住了翠花嫂子,下身死命的往她身上顶着。

  翠花嫂子也早已按奈不住,双手拉住李达的腰带,拼命的拉扯着,想要将里面的野兽放出来。

  “李达!李达!你在哪儿?”一个略显老态的声音忽然在远处响起,极度的不合时宜。

  李达猛然一惊,手上的动作也瞬间停了下来,急忙望向声音传来的方向。

  “坏了…坏了…师父来了…这下遭了……”翠花嫂子也是被声音惊得娇躯一颤,但很快反应过来,赶紧推开李达,“你还愣着干什么,快帮我穿衣服啊!”两人就像热锅上的蚂蚁一样,手忙脚乱的穿着衣服。

  “李达!”翠花嫂子才刚穿上内衣,老道士的声音已经临近。

  李达满脸苦涩,焦急的跺着脚:“怎么办…怎么办…这下被师父看到…肯定死定了……”翠花嫂子一边着急的穿着衣服,一边忽然说道:“快,跳进河里躲一躲,我去把你师父支走。

  ”李达瞬间仿佛抓到了救命稻草一般。

  “好…好…好……你快去,千万别让师父知道我在这儿。

  ”说完,李达一头扎进了水中,翠花嫂子也走向山路。

  “哎,翠花,你怎么在这儿?”老道士同样穿着一身旧道袍,五十多岁的年纪,留着一小撮胡子,笑着看向翠花。

  翠花赶紧挤出一个笑脸:“这不是听见你的喊声了,来告诉你李达已经回去了。

  ”。

  老道士仔细打量了翠花后,顿时眼前一亮:“你……这是刚洗完澡?”翠花这才发现,自己的头发还在滴着水,衣服也被浸湿,贴在身上,将玲珑曼妙的身材完全暴露了出来。

  脸色微红的嗔怪道:“重阳叔你说啥呢!”老道士重阳有些尴尬的笑了笑:“失态了,失态了,那既然李达回去了,我也就回道观了。

  ”“好,你快些走,说不定还能赶上李达。

  ”“行,那我去了,你自己下山小心些。

  ”“嗯。

  ”翠花答应一声后,急匆匆的转身下山了,也不知是因为害羞,还是急着回家把刚才没有尽兴的补上。

  重阳看着翠花匆忙下山的身姿,慢慢露出了笑容,就像是在欣赏着一副风景画一般。

  而湖里的李达在听到师父走后,才顺着水流,悄悄的来到了下游。

  夏天气温高,等回到道观时,李达的衣服已经基本干透。

  他来到了里堂,老道士重阳正坐在桌边,等着他一起吃饭。

  “你怎么到现在才回来,赶紧过来吃饭。

  ”重阳示意李达坐下。

  李达答应一声,坐在了重阳对面,拿起碗筷,将头埋得很低。

  “我帮山下的阿婆推了一下车。

  ”“推车?可翠花说看见你很早就回来了啊。

  ”“哦,我是碰到她之后,又碰见了阿婆的。

  ”李达不敢看师父的眼睛,低着头不停的扒饭。

  “你慢点吃,师父又不跟你抢。

  ”重阳疼爱的看着这个徒弟,忽然想到了什么,笑着问道:“对了,徒弟啊,你觉得你翠花嫂子咋样?”“噗!咳…咳…咳……”李达被吓得一下子噎住了,赶紧倒了些水喝下,有些心虚的问道:“师父你问她干什么?”重阳没有觉察到李达的异样,依旧微笑的吃着饭。

  “没什么,就是问问你对她的感觉。

  ”李达有些狐疑,该不会是今天的事,被师父发现了吧?瞬间有些忐忑。

  “挺…挺好的啊,怎么了?”听见徒弟的回答后,老道士嘴角翘起:“她男人死了有三年多了吧?”看着师父的表情,又好像是没有异常,李达有些不明白师父到底是什么意思。

  “嗯,仔细算还真是三年多了。

  ”要不是三年多,也不会跟我那个啊,李达心里暗道。

  “哎……一个女人家的,肯定过的不容易吧。

  ”老道士有些怜悯之色。

  “师父你怎么了?怎么突然关心起翠花嫂子了?”“噢,没什么,就是忽然想到她一个女人死了丈夫,身边没个帮衬,挺不容易的。

  ”老道士摇了摇头,看不明白他内心的想法。

  “那咋了?咱们不是经常的帮她干活儿呢嘛。

  ”“可这样只是治标不治本,她的生活还是很累,得想想办法帮她改变生活。

  ”“那师父怎么帮她改变生活啊?”李达追问道,他内心里也很想帮助翠花嫂子。

  “不如帮她找个婆家吧,你说咋样?”老道士依旧慢慢的吃着饭,但余光一直观察着徒弟的表情。

  “找个婆家?咱们怎么帮她找婆家?再说了,咱们也不知道人家翠花嫂子愿不愿意呢!”老道士听完也是一愣,随即恢复常态,道:“哦?你说的也是,那要不你去帮师父问问,看她愿意不。

  ”李达听完也没细想,顺嘴说道:“问倒是可以问,但咱们上哪儿……”说到这儿,李达脑子瞬间转过弯儿来,师父刚才说的是,帮他问问?难道是师父自己想跟翠花嫂子?李达有些难以置信的睁大了眼睛,忐忑的问道:“师父,不会是你想娶翠花嫂子吧?你可是道士啊!”老道士被徒弟抓住了内心想法,不由得一阵尴尬,悻悻的笑道:“我就是让你帮着问问,没别的意思。

  ”李达听见师父这样说,稍稍放下了心,正准备扒口饭。

  不料老道士的下一句话,瞬间又让他喷了出来。

  “再说了,道士也是可以有俗家弟子的嘛!”……第二天,李达顶着两个黑眼圈来到前院,开始清扫着落叶,没办法,昨晚师父的话让他久久不能入睡。

  为什么师父想要娶妻了?为什么那个人偏偏是翠花嫂子?为什么自己又跟翠花嫂子那样了?李达感到脑仁一阵抽搐般的疼。

  砰!砰!砰!一阵敲门声响起。

  李达放下扫把,走向门口:“来了!来了!”刚打开门,翠花嫂子就扑了进来,将手里大包小包的东西一股脑儿塞给李达,然后直接到了真君殿。

  “咋样儿?今儿我是头一炷香吧?”(三个男人轮流插我一夜短文)翠花嫂子高兴的喊道。

  李达赶紧跟上:“嫂子你这今儿是咋了?平常没见你上过香啊。

  ”翠花嫂子没理会他,小心翼翼的插上香,再缓缓行礼,一脸的虔诚,好像是许下了一个很重大的愿望。

  然后转身白了一眼李达:“为啥?还不是为你!”“那些东西都是给你的,自己慢慢吃。

  ”说完这话,她转头观察了一下四周,压低声音道:“对了,昨晚你师父没发现什么吧?”李达一听这个,顿时有些萎靡。

  “发现倒是没有发现,不过……”“是翠花来了?”老道士重阳走了出来,打断了李达的话。

  “怎么?来这么早,是有啥大心愿啊?”翠花转头望向老道士,嘿嘿一笑:“也没什么,就是给自己一点儿希望。

  ”“对了重阳叔,我有点活儿找李达帮忙,你看能把他借给我一天不?”老道士先是眉毛一挑,随即又笑了出来。

  “没问题,你让他跟你下山就是了。

  ”“那成,那我们这就走了,柴火还在山腰上呢。

  ”说着笑着朝李达使了个眼色,让他跟自己走。

  李达只得将怀里的东西交给师父,跟着翠花一同走出了道观。

  两人沿着山路慢慢的走着,翠花心情不错,嘴角一直挂着笑。

  “咋样儿?有我出马,让老道士给你放一天假,高兴不?”“哦。

  ”李达有些心不在焉的回了一声。

  “咋了?让你放假你还不高兴了?”“不是,是……哎呀!跟你说不清楚。

  ”李达现在满脑子都是临走前师父冲他挤眼睛的神情,分明就是提醒自己,别忘了问昨晚说的事。

  难道真要和师父抢女人?李达狠狠的摇了摇头,想不通的事就不想了,不然脑仁又要疼了。

  


爱之谷官方商城

https://www.braceletmakeronline.xyz/twd.aspx?6014.html

https://www.braceletmakeronline.xyz/twd.aspx?4440.html

https://www.braceletmakeronline.xyz/twd.aspx?6540.html

https://www.braceletmakeronline.xyz/twd.aspx?4147.html

https://www.braceletmakeronline.xyz/twd.aspx?2220.html

https://www.braceletmakeronline.xyz/twd.aspx?4897.html

https://www.braceletmakeronline.xyz/twd.aspx?1133.html

https://www.braceletmakeronline.xyz/twd.aspx?7822.html